有关私立医院及保險公司

大馬私立医院公会(APHM) 及保险公司公会(LIAM, PIAM 及,MTA) ,在冠狀肺炎病人进入私立医院就医课题上所持的那种诸多推搪,不愿承担的態度,着实令人火惱。

我国目前约有48千名活跃冠狀肺炎病人,其中有15%需要医院的治疗。以今天確診上五千多个新案例及未来数月必然增加的情况来看,我国日前的医疗系统是根本無法承担的。因此把那些已经擁医疗設備及医謢人员的私立医院纳入统一的冠狀肺炎医疗系统以应付突增的病人,是必要的措施。

大馬私立医院公会不樂意接受冠狀肺炎病人的理由,如它將会增加许多额外的间接费用,因而会影响到医院的收入,以及他们必须向股东交待等,是我们不能接受的理由。他们须知,维持国家医疗服务是政府及私人界的共同的责任,不管是政府医院或私人医院,药劑公司或实验室,都是这国家医疗系统的一部分。把私人医院視为纯粹是一种生意是错误的覌念。

我们不想看到有私人医院因为接受冠狀肺炎病人而倒闭,也相信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在我国医疗系统面临危机时,我们希望这些私人医院能 全面的和積極的负起作为国家医疗系统的一份子的责任,

无可否认,在把私人医院纳入公共冠狀肺炎医疗系统过程中会出现一些技术上的障碍,那则必须由衛生部和私人医院共同去解决了。

至于保险公司,我们感谢他们支付冠狀肺炎的檢驗费及在政府医院保客的每日津贴。但他们対冠狀肺炎病人进私立医院就医方面却不愿作出承担。
他们所持的理由如流行疫病向來不包括在医药保单中,或目前有关流行疫病的资料太少,不足以让保险公司作出保费评估等,虽是事实,但却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

我就知道最少有一间保險公司,即AIA,他们的医药保单是包括冠狀肺炎的,这样才是体恤保客。

因此我顿促所有保險公司撒消医保不包括流行疫病的條款,好让他们的保客可以到私人医院就医。

我国正面臨这世纪以来最嚴重的疫情,三十万的工厂和商业公司已倒闭,数十万多万工人失业,生活无以为继,一代的学子无法网上上課,已失去了一年学习的时间,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控制疫情的傳播,让患者康复。国家利益当前,私人医院和保险公司的利润已不是重点考量

私人医院的费用由誰來承担?

我认为保险公司、病人、私人医院及政府应该共同承担费用。�有医保的病人,医疗费自然由保险公司负责。没有保險但被政府医院遣送到私人医院的病人,费用一部分应由政府那一億拔款资助,另一部分則由病人承担。除此,私人医院也必须調整他们医疗及病房的收费,以分担费用。

目前政府対冠狀肺炎的治疗费並没有一个明確的指南。如今政府已经成立了一个抱括各有关组织的行动小组來探讨及推行如何把私人医院纳入冠狀肺炎医疗系统。我认为这小组必须监定私人医院対冠狀肺炎病人的一个合理的医疗及病房收费。

私人医院不应该以他们平日的標准來收费,因为一般小巿民若没有保險而又被遣送到私人医院的话,他们是负担不起那高昂的费用的。因此私人医院的冠狀肺炎医疗费必须要有一个顶限,这样一方面可以让病人负担得起,也同时可以减轻保险公司的压力,対政府來說,那一億的拔款就可以支付更多病人的津贴了。

 

Source: MalaysiaKini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61322